998、最后一程(完)(2/3)_夜的命名术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998、最后一程(完)

第(2/3)页

不再躲在巨人的背后,而是走上防线,来到防线外面,放声怒吼: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一次不再畏畏缩缩,而是要这么英勇无畏的杀出去!

        不要乞求救世主了。这是我们自己的战争。..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,天上忽然飘起大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雪花在极夜的苍穹下飘落,与天空中绸带般的极光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五看着这场大雪,有些出神了:“真美啊,小二他们没看到有些可惜了。咱们临死前看一场极光、看一场雪,好像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亡者军团已经冲下山坡,新的亡者大军混杂着兽兵与家长会成员、巨人的尸体,那四千

        多名巨人在亡者权杖控制下,成了真正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    绝望与愤怒的激昂中,远方传来了古老的汽笛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万涯骤然回头,却见远处山嵴上竟有一架黑色的蒸汽列车驰骋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”“郑老板!”“郑老板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七想要发出欢呼,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彻底哑了,根本喊不出声音来,只能极小声的发出一个个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觉得自己眼泪不自觉的流下,不是难过,而是高兴!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战争打了太久,久到大家如同在地狱中度过了一百个年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束光芒重新照进了地狱里,原来一切苦难都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却见那架蒸汽列车竟沿着山嵴,将源源不断出现的亡者军团"切断”!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这蒸汽列车在南方连滔天的巨蟒都能穿透,如今撞碎一些亡者军团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蒸汽列车的车头喷吐出浓重的黑烟,发出悠扬的呜咽声!

        却见蒸汽列车一路穿过战场,最终在防线前停下。还没等家长会成员们庆祝这伟大的会师,蒸汽列车的门打开了,路远和一群金色的身影从车上抬下120扇铁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万涯奇怪道:“这是要干什么?”小七、小五等人也怔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前他们知道郑老板几乎带走了所有真视之眼,这也就意味着战场上能够用来开启密钥之门的真视之眼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密钥之门,家长会的机动性便大打折扣,不然的话先前巨人们在a3战线上获得胜利,a5战线这边就可以直接砸碎密钥之门将他们接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因为没了真视之眼,大家只能放弃这种支援战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大家有些好奇郑老板拿走真视之眼,到底要用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120扇密钥之门就在这里了。时间犹如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的喧嚣也彷佛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一扇扇密钥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西北军英灵张小满来到门口怒吼:“杀!”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辽阔的战场上,杀声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金色的身影从门后杀出来,那些英灵秩序分明,就像是正规军人似的在混乱战场中却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人是....?”罗万涯惊异不定:“他们的战斗好有章法,比咱们家长会强多了,你们看,他们每支小队都不用通讯设备的,只需要一个个相互传递指令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知道,这支西北军在与零决战之后便退隐山林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和平,可是他们依然保持着会操、训练、阅兵的习惯,甚至还会在001号禁忌之地里开展军事演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用了一千年来训练自己,只为了等待一场不确定什么时候、不确定在哪里、需要他们的战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英灵平均实力为b级,这级别随任小粟的级别而定,在任小粟成神之前他们只有d级。

        论单兵个体作战,他们自然不是兽兵的对手,可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战斗素养实在太凶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六名英灵一组,遇见亡者兽兵便能将其肢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另一侧山嵴上又出现了金色的身影,罗万涯看去,却发现是陈家章与涟族的金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金尸冲下山来,又有共济会的南宫元语、庆凌、李成带着从a02基地里杀出来的情报人员一同赶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并不是终点,待到李成他们也冲下来后,那些曾在鲸岛庇护下的时间行者们,也全都在刘德柱、南庚辰、张天真、李彤云、神宫寺真纪的带领下,杀了下来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神宫寺真纪的式神全部被封印,可她也是实打实的骑士半神!

        亡者军团源源不断的涌入战场,援军也在源源不断的涌入战场!

        这场人类浩劫,无人缺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庆尘所

        期待的那样,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某个人来拯救,而是所有人都在这里,为那一线希望而奋不顾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人类文明最值得被书写的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控制亡者军团的人似乎也察觉不对,若让这源源不断的英灵杀出来,亡者军团怕是要损失惨重!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那四千多名死去的巨人冲杀上来,带着亡者军团快速压上,竟是将英灵堵在了一扇扇密钥之门的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西北军英灵再多,冲不出来也无济于事。郑远东是为了不让家长会死更多人,所以直接将密钥之门放在了阵地前面,让西北军英灵为后面的家长会成员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样一来,却被亡者军团堵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万涯高声道:“郑老板,带着密钥之门离开,去远离战场的地方,只要战争能赢,我们没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郑远东只是回道:“不用,援军不止我们。”罗万涯愣住了,是了,郑老板怎么可能犯低级错误,一定还有后手....可后手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鲸岛时间行者、涟族、共济会对于整个战场来说,不足以决定战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足以帮西北军英灵打开冲锋的通道,那么郑老板在等谁?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看天上!青牛!”小五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抬头看去,却见李叔同侧坐于青牛上从远方飞来,凌厉的气质彷佛天上弦月如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半神在大雪的夜色中,深吸一口气,风雪倒卷如龙,彷佛连天上那绚丽的极光与星河都要被他吸入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吸天地!

        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!奔流到海不复回!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口云气从天上倾泻而下,如河如瀑,裹挟着满天的风雪如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亡者军团冲锋时被这云气冲洗,全部化为白骨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不够,李叔同竟拿出充电宝,将刚刚那恐怖的天河重来一遍!

        雪花冲刷着山川大地,为西北军英灵打开了冲锋之路,风在战场中呼啸,如一首高天之歌!

        罗万涯不知为何眼眶有些湿润了,他只觉得当你不想放弃时,这世界必定为你奏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越来越多的西北军英灵从密钥之门里冲出来,就像他们千年前所做的那样,再次踏上拯救世界的战场!

        无边无际的金色与王者军团的灰败相撞在一起,却见那金色无比灿烂,无比辉煌,光芒万丈!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英灵也会死,受到致命伤后,他们便会化作一道金光飞往西北,回到英灵神殿里休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小满冲在最前面高声笑道:“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忽悠如坦克般在战场上横扫千军,他生前便是a级,此时更是借着任小粟英灵神殿的加持,早早突破了a级的桎梏:“我再坚持一会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战斗时,一个个英灵化作流光离开战场,如天上的狮子座流星雨,如织如梭,璀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英灵们笑着冲杀,当遇见活着的人类时,便会笑着说:“我们死不了,我们先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万涯观察着局势,他忽然说道:“西北英灵有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远东说道:“应到278911人,实到278911人。”罗万涯说道:“那不行,亡者军团的数量高于他们,西北军英灵早晚会打光。郑老板,我们得想办法去找风暴公爵,只有找到亡者军团背后的控制者,这场战争才能结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远东取出手中的黑色真视之眼,抬手冰封千里:“放心,已经有人去找了。这些西北军不是来为我们拯救世界的,而是来帮我们拖延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万涯怔然,他立刻回忆着战场上发生的事情,回忆着还有谁缺席了这场战斗,缺席的人,此时一定就在的寻找风暴公爵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山路上有雪,当雪覆盖在黑山之上时,如少年白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中年人、一名少年人顶着大雪,正跟在一只纯金色的穿山甲后面,这穿山甲是晋级裁判所手里的寻金兽,专找禁忌物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路上,可爱憨萌的寻金兽正带着两人前往山顶,那里曾出现过数百件禁忌物,禁忌物的气味让寻金兽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镜先生,咱们真能找到敌人吗?”张梦阡问道。李云镜平静回答:“银杏山上那位老爷子说可以,那就一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信任他?”张梦阡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云寿和老爷子李修睿都信任他,我便也信任,”李云镜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这个时候,两人撞见了下山奔向战场的12名a级戏命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隔着数百米山路站定,同为a级的李云镜忽然挽起自己的麻衣袖子:“你去杀正主,这些人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知道云镜先生认真了,对方上一次挽起袖子还是跟自己抢火锅里的毛肚,除此之外,没别的事情值得对方如此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紧了紧自己蒙于眼上的白色布带,旁若无人的从戏命师当中穿过,沿着山路往上走去:“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戏命师们便真的让开了一条路,他们知道,此少年不可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镜看着张梦阡的背影,回想起自己当初见到这少年的时候,只觉得对方有点狼狈,有点冷漠,有点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却拥有了一副宗师气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没去管身后的杀声滔天,只是随着寻金兽自顾自的来到山巅,'看着'那个手持高大权杖的风暴公爵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不再关注战场,而是回头看向张梦阡,用中文生硬道:“勇气可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风暴公爵仔细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站在山巅,便彷佛与天地契合了,他即是天地,天地即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时光流逝、岁月变迁、山海巨变,唯少年不变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微微眯起眼睛,他忽然感觉这或许是自己遇到过最棘手的对手了,少年明明双眼失明,他却有种全都被看穿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决战之前,想过自己会遇见庆尘,会遇见李叔同,会遇见围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怎么也没想到,最终这决战竟是与一位名不见传的瞎眼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对方出现在他面前时,风暴公爵却又下意识觉得很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赶时间,“张梦阡笑着说完,便朝风暴公爵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刚一交手便觉得有些不对,只因为他有克敌先机,能够预见到张梦阡出手,而张梦阡天赐第六感,彷佛融合在世界意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风暴公爵出手,张梦阡也能提前感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与李恪使用复刻背包获得克敌先机是不同的,只因李恪是借的,张梦阡却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交手十数个呼吸,风暴公爵隐隐察觉到,这少年的克敌先机能力似乎要比他还快上一线!

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可能?明明戏命师才是克敌先机的代名词!

        与其他骑士那大开大合的凶勐路数不同,张梦阡的攻击更像是和风细雨,如天上的一缕青烟,你看到它在那,可一伸手它便躲闪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只觉得自己身边伴随着两缕清风,心照明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笑一声,出手如雷霆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两声,却见风暴公爵竟用一拳一脚击中张梦阡的左肩、右肩,差点将少年骑士击落山崖。

        戏命师更懂得如何克制戏命师,当你攻击快到对方即便看到也无法躲闪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巨人与戏命师半神诞下的血脉让风暴公爵天赋异禀,他身具巨人族的身体优势,身体力量在半神之后竟要比骑士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戏命师家族预测的没错,巨人和新人类就像是进化出的物种一样,才是更确定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在地上翻滚几圈站起身来,并不气馁:“原来是隐藏了实

        力,难怪有恃无恐,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不知道,巨人都是有种族天赋的,风暴公爵也并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种族天赋更加简单纯粹,只是使自己身体更加强大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底牌本是留给庆尘的,却没想到被张梦阡逼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与?

        ??子左右夹攻之下,风暴公爵竟还能应对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因为那快出一线的克敌先机,并不足以弥补彼此之间的速度与力量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在山顶之上快如闪电,时而有奔雷声传来。山峦震动,苍穹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半神之间的真正巅峰之战,竟在这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每一次雷声闪动,张梦阡便遭受重创。-

        山下的李云镜正放下袖子,他抬头看向山巅的风云变幻,身旁躺着一地的戏命师尸体,这片山川竟是都被打得塌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人知道李云镜在这最后一刻爆发出怎样的境界,后人只能观看战场猜测,这一日,李氏谪仙人已经登上半神境界,伸手便能摘星,掌心落下便能陆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镜默默看着战场,却没有去帮助张梦阡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他最清楚,宗师的蜕变,需要一场血战。这时,一名女性从山下走来,李云镜回头看去竟是零。

        零微笑向李云镜点头示意,继续向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一边压制着张梦阡的攻势,一边冷笑道: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骑士少年不曾回应,他只是在战斗中不停的感受着世界,那世界意志彷佛温暖的海水,冲刷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彷佛那大地的纹理,他都清楚。彷佛这世界的心情,他都了解。眼睛黑暗,我心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贫民窟到骑士半神,他退缩过、抉择过、放弃过、坚持过,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将是后世津津乐道的故事,那么要有怎样的结尾,才能对得起他挖去双眼那一刻的魄力?

        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脸颊上的火焰纹路这时才突然绽放出来。下一刻,风暴公爵竟发现自己笃定的一拳,竟是没能击中张梦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童孔骤然收缩!

        骑士少年的速度竟更快了一筹!

        却听张梦阡轻声说道:“人世间所有捷径里,最远的那条路,我走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闪至他面前,一拳雷霆而至,张梦阡竟用左手接住后,借力飞退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骑士身形飘飞在空中,从耳后拔下一缕头发来,用力一吹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那黑发如针,封住了风暴公爵的所有躲闪路径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一声,就连风暴公爵所站的山崖,都被这一枚枚秋叶刀斩去了!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山石向下落去,风暴公爵忍痛跃起,落在安全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破碎,一枚枚黑色头发裹挟着骑士真气,洞穿他身体十余处!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风暴公爵避开要害,怕是心脏都要被洞穿了!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口,冷笑着杀至张梦阡面前,再也不给张梦阡飚射秋叶刀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正当他一拳轰至时,却发现张梦阡飞退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数不清的金色流星从远方战场飞起,从山巅之上飞过,直奔西北英灵神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金色流星将极夜都纷纷点亮,在张梦阡身前照出数不清的影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世间所有捷径里,最远的那条路,我走完了!

    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他一边后退避开风暴公爵的攻击,一百年从袖子里翻出一柄剪刀,卡察卡察两下,从虚空中剪去自己两抹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风暴公爵来到他面前时,两道影子与张梦阡呈三角阵型,将这位恐怖的巨人后裔夹攻当中!

  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两道影子让风暴公爵的克敌先机骤然紊乱,张梦阡不退反进,与两道影子三位一体同时攻出!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想要用禁忌物撤离出三位一体的包围,曾经king使用过的交换眼神便可瞬移离开的禁忌物就在他身上,可眼前骑士少年是瞎子,他最后的保命手段竟不起丝毫作用!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银杏山竟选择张梦阡来完成最后的斩首!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银杏山竟选择将剪影留给张梦阡做最后的杀招!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只见天地棋盘,却不见老人枯坐十余年的苦心孤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银杏山的老人彷佛不用天地棋盘,也能在纷乱的命运里找到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的一声,两道影子同时击打中风暴公爵的后背,而张梦阡手持剪影,以剪刀利刃为武器刺进了风暴公爵的脖颈!

        血液汨汨流出,风暴公爵一脚踹退张梦阡,缓缓向后退去,然而他越退越无力,最终踉踉跄跄的跌坐在山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是亡者权杖插在山崖上,身前的衣襟被血液染红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按着脖子上的伤口还想要暴起杀人,临死也要拖着张梦阡上路,可远处的零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零走到风暴公爵身边坐下,将风暴公爵拦在怀中轻轻唱起歌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风暴公爵幼时最喜欢听的。“再坐一会儿,等星星们围上来。”“尽管花开,不必等候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安睡了,找一个寂静无人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脸上的暴戾渐渐消失,他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零怀里轻声道:“妈妈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零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暴公爵嘴角露出微笑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垂涎已久的寻金兽,待到风暴公爵死去后,赶忙来到亡者权杖旁,像是啃法棍面包似的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骷髅眼中的绿色火焰顿时消失,天上的极光便也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梦阡起身擦干嘴角的血迹,转身朝山下走去。他看着头顶还在飞过的流星,突然停下身子:“好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彷佛他看见了一副眼睛看不见的更美画卷。银杏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宗丞正要落子的手臂忽然停住了,外面的雪也停住了,他忽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眼神定定的看着棋盘:“我又赢了。像是一语双关似的,一指棋局,二指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棋盘上黑棋险象环生,但那一切不过是为了诱敌深入,棋盘另一侧,早有杀机暗涌。

        宗丞展颜笑道:“多线作战,每一条线在最后一刻都拧成了一股绳,令人叹服。我很好奇,如果张梦阡杀不掉风暴公爵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都来读阅读网址:m.dldwx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