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结局:今开道路证至位,诸天来朝拜冕旒!(求订阅!!!)(1/3)_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大结局:今开道路证至位,诸天来朝拜冕旒!(求订阅!!!)

第(1/3)页

血月之上,绯红大盛,阴冷、邪恶、堕落的气息肆意弥漫。丝丝缕缕的血丝宛如蜉蝣般飘荡于猩红月光之中,缠裹着巍峨华美的宫阙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层叠如茧,蠕动如潮,无孔不入,沿着殿门一路蔓延至丹墀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山岳般的丹墀上,猩红蹙金宫装的女仙在血色宝座上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祂非常熟悉的声音,正从殿外传来:「‘厌墟,前辈,多谢刚才留手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裴某能从一介凡人,走到如今这一步,多亏前辈一路照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现在裴某已成仙帝,可以许诺为前辈做一件事情!」留手?

        「厌墟」仙尊微微摇头,祂选中人族,是人族自己把握住了机会!

        祂选中裴凌,是裴凌自己先有了那个实力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刚才留手……那是祂自己的「道」!

        与留不留手,没有任何关系!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换了一位毫不相关的存在成帝,只要其他三位仙尊出手,祂仍旧会背道而驰!

        祂是「混沌」!

        是「无序」!

        是一切常理的对立面!

        遵守天道规则,会让祂痛苦!

        违逆天道规则,才能让祂陶醉!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不需要谢祂!

        更不需要承诺祂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「厌墟」仙尊正要开口,却听裴凌平静的语声,接着说道:「此外,现在诸天万界归一,裴某自然要颁布新的天条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新的第一天条便是:仙帝神圣,不得渎帝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一天条,包括不得诋毁仙帝、不得意图与仙帝双修不得聚众采卜仙帝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天地间灵花仙葩纷涌如潮,血色月华轰然变幻,混沌之力刹那化作繁花似锦,怒放长空!

        有沛然灵雨瓢泼而落,大道之音响彻九霄!

        冥冥之中,亿兆生灵心有所感,规则之力宛如枷锁,层叠落下,捆缚众生!

        这则新的天条,已在天道之中定下!

        整个月宫,瞬间寂静如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一阵之后,「厌墟」仙尊微微点头,非常平静的问道:「就此一则天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还有其他新的天条?」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站在宫外的裴凌立时摇了摇头,说道:「裴某刚刚成帝,诸天万界,甫归于一,地火风水,诸般法则,皆在震荡之中,尚未宁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新的天条,暂时就这一则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其他且先照旧,以免生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诸天万界合并,大异往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天条的情况,最好等会去见一次「离罗」仙尊,再作决定,防止天条制定的有问题,导致世界毁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「厌墟」仙尊平淡的语声,再次从月宫之中传来:「吾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裴仙友放心,吾会遵守这则天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裴凌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遵守天条?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「厌墟」仙尊执掌混沌,好好地遵守什么天条?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不应该立马用出祂刚刚给的那个承诺?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祂碍于自己的承诺,无法还手,只能让对方违逆天纲、占尽便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却听「厌墟」仙尊的声音,又一次传来:「裴仙友可还有什么事情?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凌顿时回过神来,想了想,只得干咳一声,说道:「没事了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月宫深处的声音再次响起:「仙友现在已经是诸天万界之主,拥有永恒的生命,可逍遥自在,可翻云覆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却不知道往后的岁月,有何打算?」

        打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裴凌略一思索,很快便道:「裴某接下来,要先去见一见其他三位仙尊,完成一些事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尔后会回一次盘涯界……回一次九宗地界,处理一些曾经的因果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再之后,却尚未想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岁月漫长,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月宫中的声音很快回道:「仙友确实应该回一次九宗地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人族九宗的缔造者,都在梦境之中沉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吾会唤醒那九人,让祂们归返本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九人,应该也很想见一见仙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裴凌立时认真的回道:「多谢前辈!」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月宫之中,不再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色丝线宛如蛇群般蠕动起来,一点点攀爬覆盖,很快便有将偌大宫阙,彻底埋藏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「厌墟」仙尊真的没有违逆新天条的意思,裴凌心中不由有些遗憾,当即又道:「裴某告辞!」

        语罢,其身影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宫之中,华美如旧,邪异蠕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寒混乱萦绕间,「厌墟」仙尊高踞宝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丹墀下,混沌如潮,疯狂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九道人族身影悄然浮现,袍衫猎猎,气韵各异,此刻却皆神色木讷,目中无神,恍若木偶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厌墟」仙尊的目光从九人身上扫过,最后落在了「素真」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其余八道人影,瞬间消失,空荡荡的广殿里,只剩下「素真」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渎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新的天条,是仙帝所立!

        违逆起来,会比「离罗」曾经定下的天条,更有意思!更有挑战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这一名人族女仙,远远不够!

        祂要追求极致!

        祂享受这样的过程!

        得多寻一些合适的目标!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目标,要跟仙帝有一定的因果,可以更好成功!数量越多越好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「厌墟」仙尊随意打出一个法诀,淡淡说道:「琼楼玉宇,因果无相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盘涯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琉婪皇朝。

        婪京。

        庄严奢华的皇城中,终葵镜伊青丝低挽,头戴花冠,身穿公主翟衣,匆匆走过回廊,步入一座偏殿,却见皇后端坐上首,亦是妆容精致,服饰考究,神情极为郑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其左右,高位妃子皆按品大妆,众多皇子皇女,悉数在列,满座屏息凝神,竟似在等她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终葵镜伊上前行礼,诧异问道:「母后,寻我何事?」皇后正色说道:「先祖归来,尔等速速检视仪容,随本宫前往拜见!」

        先祖归来?

        终葵镜伊顿时精神一振,连忙应道:「是!」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方落,其身影蓦然如镜花水月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中所有其他人,包括皇后在内,全都没有察觉到丝毫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环顾左右,继续对着其他后妃皇嗣说道:「先祖面前,不得失礼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尔等现在先思量一下奏对……莫要御前失仪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应道:「谨遵娘娘之命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小自在天」。

        草木蓬勃,药香弥散。

        空谷中,金素眠披头散发,白皙光洁的面庞上,胡乱抹着几道灰痕,其浑然不觉,正双目灼灼的望着面前的丹炉,眉宇间一片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炉中丹火熊熊,火舌吞吐间药液随金素眠手中法诀不断变幻翻涌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金素眠整个身

        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丹炉之中,快要成丹的药液,在短暂凝滞后,立时发出一阵焦臭味,下一刻,砰!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巨响,丹炉炸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重溟宗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祖地,石山崔巍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林中,血池滔滔,灵机沛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池畔,苏醉绮跃坐蒲团,双目微闭,周身气机流转,吞吐血煞,正在专心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一道华服身影,从外负手而至,其容貌英俊邪异,气度雍容,正是苏离经!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师尊的到来,苏醉绮立时停止修炼,起身行礼:「徒儿拜见师尊!」

        苏离经微微点头,自从裴凌进入浮生境之后,祂便停止了闭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说自己那名道侣现在,等于没有,但好在还有一个尊师重道、刻苦修习的弟子!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,只要有空,他就会来指点这名弟子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苏醉绮的修为,又有精进,虽然说,其与本代圣子圣女,无法相提并论,但在年轻一辈中,这等实力,已然非常出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裴凌的修为进步太快,想要对其出手,已然无望……心念转动间,苏离经顿时说道:「‘重溟,先祖归来,召见所有出色后辈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随为师来,入传承殿,拜见先祖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重溟」先祖?!

        圣宗的开派祖师!

        苏醉绮不由眼睛一亮,迅速应道:「是!」

        苏离经微微点头,正要带弟子前往传承殿,忽觉少了些什么,祂转头看了眼四周,石林之中空空荡荡,血池畔除了祂之外,再无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没有察觉任何异常,直接朝着传承殿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溟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厉氏祖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厉寒歌与数名厉氏族中出色的后辈,跟在长辈身后,神色恭敬的朝传承殿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厉寒歌从人群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同行的所有厉氏族人,皆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细微脚步声中,他们继续朝传承殿进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嶷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山川灵秀,溪瀑逶迤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小楼傍瀑而建,水声隆隆中,一炉灵香吞吐草木清气,萦绕满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室,陈静梦倚枕而坐,正在全神贯注的观看着一枚玉简。其面色绯红,纤细柔荑时不时的揉着鹅黄衣带,将其反复打成如意结,尔后解开、打结、解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柔和的语声,从外传来:「梦儿,可在修炼?」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陈静梦吓了一跳,腾地一下坐起,手忙脚乱的将玉简收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她故作镇定的说道:「师尊,我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其已然从屋中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之人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,有些茫然的环顾了一圈四周,尔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相隔不远的山中,太上长老珍绛蕙的洞府外,一名九嶷山弟子也正非常恭敬的禀告:「太上长老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话刚刚出口,其便是一个恍惚,旋即若无其事的离开洞府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后,珍绛蕙甫换上一袭簇新道袍,拿起如意法宝,便如烟云弥散般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素真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霞之中,岑芳渥广袖飘飘,正专注的打量着下方正在复命的数名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居中者锦衣金环,顾盼生辉;略后者宛如娇花照水,纤弱中暗藏坚韧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侧有长老低声介绍:「最中间的弟子名楚羽裳,修为心性,皆是上上之选,此番新增‘诡异,,其身先士卒,转战多地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着橘色裙裳的则是赵涓涓,这

        弟子在正魔大战中颇为颠沛流离,原本她的师父打算让其好生休养一番。但此番天下变故,其亦不肯深居宗门,仍旧跟随同门四出驰援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岑芳渥微微点头,说道:「我宗子弟,合该如此。传本座之命,开秘库,赐诸弟子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她与下方的楚羽裳、赵涓涓,皆消失不见。四周所有长老、弟子,对于这一幕皆视若无睹,没有任何停顿,那名长老便直接开口勉励其余弟子,许诺奖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寒黯剑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心赏峰。

        长风过时,松针簌簌,冷香浸透玉簟。

        严思纯跃坐云床,听着耳畔的宗主传音,神情微怔,喜色方现,便化作了浓浓的惆怅:师兄韦端居醉心大道,若是他还在,得知开派祖师归来,该是何等欢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「寒黯」祖师归返剑宗,师兄却是看不到了……语罢,其正欲给弟子秋未央传音,唇齿微张,尚未出声,下一刻,一人一剑,皆从室中消失!

        而差不多的时候,剑宗山门处,剑光纷落如雨,现出众多剑宗弟子的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未央与沈音尘皆在其中,此刻皆无心寒暄,皆按照宗门急召所言,遁往栖剑山!

        剑遁汇聚如洪流,二女弹指消失,未曾引起任何关注。无始山庄。

        乱七八糟的建筑里,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:「‘无始,仙帝归来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仙帝此去多年,今日不知为何再次临尘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哈哈哈哈……看来这方幻阵,将有大变!否则,以‘无始,仙帝之尊贵,何必再次入阵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道理!只是也不知道此番会是何等变故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先不管这些,仙帝临尘,吾等且去拜会一番,顺便,也问问上界如今什么情况,吾等治下的界天、仙姬、仙童,可有什么变故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同去同去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绝心子气定神闲,一面与寂昭子随意聊着,一面朝前行去。不知不觉中,变成了寂昭子独自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神色自若的走进了正堂……※※※

        燕犀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含烟有些紧张的整理了下发髻上垂落的珠串,旋即垂首跟在长辈身后,屏息凝神,等待着祖师「燕犀」的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辈察觉到她的惴惴,转过头来微微颔首,以示安抚。只不过,甫回首,却见身后空空荡荡,没有任何身影……长辈愣了愣,旋即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继续垂手静待,似乎从来不曾带过晚辈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要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浩浩原野,化作蓊郁山林。

        密林的最中心,藤蔓汇聚如蟒群,缠绕着一道纤细袅娜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药清罂长发垂落如月华,羽睫低垂,沉睡如梦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,其整个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藤蔓纹丝不动,仍旧保持着缠绕着什么的模样…

        重溟宗治下,仲祥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处新生的「诡异」。

        迷雾如帐,笼罩了整个城北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过一条窄巷,有花海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晶莹剔透如琉璃,摇曳于森森白骨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纤星手握白骨锁链,浑身上下,伤痕累累,疲惫且绝望的望着远处呼啸而至的血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其身畔,棺椁残破,早已彻底毁坏,骨生花彼此交错攀爬,遮掩着欧阳纤梦的躯壳,苍白纤细的手臂上,血渍斑驳,冰冷、混乱、堕落的气息肆意侵蚀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欧阳师妹……」姐妹俩身后,骨生花深处,有虚弱的语声传来,金素台悠悠醒转,强撑着起身,沾满血渍的裙裳略带僵硬的滑落,露出白骨森森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刚开口,便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继续说下去,却是已然看见铺天盖地的血潮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宗两脉弟子,除却她们之外,皆已战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很显然,她们也无法活着离开此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弱肉强食的门风之下,三人皆只幽幽一叹,平静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三道身影,转瞬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潮咆哮着吞没白骨、花海……弹指间,迷雾之中,尽是血色!

        世界边缘,永恒之殿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离罗」高踞宝座,双目微阖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,一道玄底银纹、衮冕庄重的身影,出现在殿中,正「离罗」睁开眼,望向祂,缓声问道:「仙帝降临,所为何是裴凌!

        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凌没有迟疑,直截了当的说道:「‘离罗,前辈,如今诸天万界合一,规则动荡,水陆起伏未定,却不知道眼下应该制定新的天条,还是延用原本的天条?」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「离罗」仙尊淡淡说道:「若是仙帝想要延用原本的天条,便要将诸天万界,重新分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否则,仙凡同界,所有跟仙凡相关的天纲天条,都要重新制定!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凌立时摇头,说道:「诸天万界,暂时不能分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否则,没有任何一界,能够承载裴某现在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裴某会将整个世界,划分成一个个单独的大陆,以众水为其分界,区分仙凡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但具体的天条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裴某刚刚成帝,对于天纲天条的制定,想必是‘离罗前辈,更有心得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还望前辈,不吝赐教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离罗」仙尊听着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祂不担心这位新仙帝制定新的天条,废弃祂曾经制定的天纲天条,就怕对方像「混沌」一样胡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结果,虽然说天地大变,但世界得以幸存,却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「离罗」仙尊顿时说道:「新的天纲天条,需要天劫神色茫然,眉宇间尽是困惑,仿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待到看清楚周围的景象,祂立时转头,望向裴凌:「裴仙友,你是……我的本体?

        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都来读阅读网址:m.dldwx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